返回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认证码: 5241    药师会员  单位会员    注册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最新文章

阿奇霉素用药不当致死?这四...

国产仿制药的尴尬现状:还没...

警惕:红霉素的耳毒性!

警惕:头孢曲松钠八种用法会...

利巴韦林:全民和医护人员不...

又有大三甲医院,拒绝新增中...

万古霉素、利奈唑胺和替考拉...

基药目录要调整?辅助用药或...

药学专题
用药安全之用药错误专题

用药错误是指药物使用过程中发生的..

关注儿童合理用药

关爱老人“药”知道!

用药安全之用药错误专题

“中国造”假药行销全球

                               每逢春暖花开、桃红柳绿的季节我院药剂科都会组织全体药师踏青春游,因为这不仅仅可以让大家欣赏大自然的美景,增长见识;更重要的是,能培养同事间互帮互助团...
当前位置:首页 >> 药师

屠呦呦-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
      屠呦呦(1930年12月30日——)女,药学家。195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院(后为北京医学院,北京医科大学, 现为北京大学医学部)药学系,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国中医研究院终身研究员兼首席研究员,多年从事中药和中西药结合研究,取得显著成绩,带领课题组人员发明和研制了新型抗疟病青蒿素和还原青蒿素。2011年8月,因发现青蒿素获得拉斯克医学奖临床医学研究奖。2012年1月16日,《纽约时报》发表长篇文章称,青蒿素的发现是对抗疟疾取得的重要成就之一,但拉斯克奖只授予屠呦呦一人也引起了多名研究者的质疑。2015年10月,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理由是她发现了青蒿素,这种药品可以有效降低疟疾患者的死亡率。她成为首获科学类诺贝尔奖的中国人。屠呦呦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项的中国本土科学家、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华人科学家。是中国医学界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奖项,也是中医药成果获得的最高奖项。12月4日,应诺贝尔奖委员会邀请,中国科学家屠呦呦启程赴瑞典斯德哥尔摩,于当地时间12月7日进行《青蒿素的发现:传统中医献给世界的礼物》主题演讲,12月10日参加诺贝尔奖颁奖典礼。       身着一袭玫红色礼服的中国科学家屠呦呦12月10日傍晚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音乐厅从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手中接过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证书、奖章。   诺贝尔奖委员会委员、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教授汉斯·弗斯伯格在颁奖词中高度评价屠呦呦。他说:“上世纪60至70年代,屠呦呦在中国参与了抗疟新药的研发工作。她从1700年前的医学古籍中获取灵感,成功提取青蒿素。青蒿素的成功提取引发抗疟新药品的研发,挽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在过去的15年间,这一药物使疟疾的死亡率下降了一半。”   与屠呦呦一同分享2015年诺贝尔奖生理学或医学奖的爱尔兰科学家威廉·坎贝尔和日本科学家大村智当天也领取了诺奖证书和奖章。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金质奖章由埃里克·林德伯格设计,内含23K黄金,奖章直径约为6.5厘米,正面是诺贝尔的浮雕像,背面描绘的图案是一位医学天才为了给病女孩解渴,正在收集从岩石上涌出的水,她的膝上放着一本打开的书。根据诺奖规定,每份获奖证书的设计也各具风采堪称艺术品。   2015年诺贝尔奖颁奖仪式当天下午4点半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音乐厅举行。屠呦呦与其他领奖人逐一登上领奖台就坐。诺贝尔奖委员会主席卡尔-哈瑞克·哈丁率先致辞,欢迎获奖者来瑞典参加颁奖仪式。   2015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化学奖、文学奖以及经济学奖的获奖者也在颁奖仪式上获颁各自的奖项,瑞典王室成员、政界领导人及其他各界人士共1500余人出席。   颁奖仪式结束之后,1220名参加典礼的嘉宾“移师”斯德哥尔摩市政厅出席诺贝尔晚宴。与1901年在宏大酒店镜厅举行的第一次诺贝尔晚宴相比,如今的规模可谓宏大。据悉,1901年时只有113人参加了诺贝尔晚宴。   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4个主要组成机构的负责人当天早些时候在挪威首都奥斯陆代表该组织领取了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   鉴于当前紧张的反恐形势,诺贝尔奖颁奖礼及晚宴举办地附近都加强了安保措施。中新社记者在斯德哥尔摩音乐厅附近发现了成倍于平时的警力布置,音乐厅附近的主干道部分路段采取了临时限行措施。   12月10日是瑞典工业家诺贝尔的逝世纪念日,每年的诺贝尔奖颁奖仪式都安排在这一天举行。

“中国头孢第一人”安静娴离世
  7月10日早4时38分,一位老人安详地走了,然而她离世的消息,牵动了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东药人的心。   李克强、张德江、张高丽、胡锦涛、吴官正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国家各部委和省市主要领导,纷纷以各种形式表示沉痛哀悼。   安静娴,1929年2月12日生于辽宁大连,195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院药学系,中国化学制药工业企业第一位工程院院士。从最初磺胺嘧啶新工艺路线制订,到抗疟新药脑疟佳的研制成功;从头孢菌素系列产品到全合成黄连素及新药长春西汀不断填补着国内空白,她是新中国化学制药行业的开拓者;安静娴,中国医药行业最老的员工,从青葱岁月,到耄耋之年,用纯真、善良、敬业、无私、奉献、谦逊,展示了一个科学家迷人的风采,筑起了一座道德高峰。   这将铭刻在东药历史上,甚至书写在中国医药史上——79岁的时候,安静娴还在工作岗位上。   中国制药领域的开拓者   磺胺嘧啶,是医治脑炎、大脑炎的首选药,东药最初生产这种药品采用的是糠氯酸工艺路线。这一生产路线周期长、原料品种多、单耗高、环保条件极差,难于扩产,无法满足市场需要,改进老的工艺路线势在必行。为了摸索出安全反应条件,安静娴次冒着爆炸的危险反复总结经验教训,终于提出并组织实施磺胺嘧啶重大技术路线的改进,使其得以顺利工业化,该项目1978年获得全国科技大会奖。   “谷于黄,病倒床,闷头摆子似虎狼”,这是上世纪六十年代西南边疆流传的顺口溜,它形象地说出了疟疾病在当地的危害。当时,许多地区的疟原虫对常用的抗疟药喹宁和氯喹产生了抗药性,寻找新结构类型的抗疟药迫在眉睫。1967年,国家组织了新型抗疟药攻关协作网,安静娴任项目负责人。在她的组织、指导参与下,通过大量的定向合成和广筛,从5800多个化合物中找出了在鼠疟模型上显示良好抗疟效果的新药——“脑疟佳”。可是,正当人们为此感到欣喜时,却发现按文献报道的合成方法,中间体有剧毒,它的毒性有可能在人体内潜伏10年、20年,发作后将使人终生残废,更甚者还有研制者死亡的报导。关键时刻,安静娴挺身而出,摸清了这种化合物的毒性,确定了易控制、安全的合成方法,成功地拿到成品“脑疟佳”。通过大量临床考查证明,它是一个高效、速效、无抗药性的抗疟新药,疗效超过了美国王牌“氯喹”,被人们称为中国的抗疟王牌。在1978年召开的全国科技大会上,“脑疟佳”获得全国科技成果奖。   头孢菌素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发展起来的高效、广谱抗菌药物。由于该类产品疗效高、毒副作用小,作为青霉素的换代产品已在国外临床中使用并倍受青睐。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安静娴亲自组织了东药总厂头孢系列产品的研制开发计划。1985年由她担当项目负责人的头孢噻肟作为“六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通过了国家医药局主持的鉴定,产品推向市场,填补了国内的空白。该项目先后获辽宁省医药管理局科技进步二等奖、辽宁省优秀新产品金鹰奖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同年,她负责的头孢氨苄项目,完成了中试放大,并通过了国家药局“六五”攻关验收。同时,研制出头孢氨苄复方制剂,填补了国际与国内的空白。此项目获辽宁省科技进步二等奖。她主持的“七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头孢三嗪在1992年投产。自投产以来,累计创效7798万元,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另一个“七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头孢他啶在1993年投产,获辽宁省科学技术成果奖。   上述头孢产品的研制成功,在国内均属首创,东药首先推向市场的头孢产品部分替代了进口头孢药品,对我国医药工业发展,提高我国临床用药水平,做出重要贡献。   黄连素作为抗菌剂原从植物中提取,由于受资源限制,在数量上远远不能满足临床的需求。安静娴首先提出全合成黄连素。研究工作历时5年,完成了经10余步化学反应全合成黄连素的研制工作。该项目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及国家发明三等奖。   上世纪九十年代,鉴于我国老龄人口的增加及其对脑血管用药的需求,安静娴适时选择了“长春西汀”这个课题的研究。为提高收率、降低成本,对文献方法不断进行改进,取得显着效果,其改进方法获国家发明专利。该项目1994年获国家医药管理局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同时在制剂处方无任何文献资料参考的情况下,安静娴自行设计了新处方,使其生物利用度无论在药理模型上还是在临床试验中都达到了与日本“长春西汀”同等药效,该产品制剂处方申请了国家专利。   1993年我国药品实行专利制度,她毅然投入到创新药物研究,先后自行设计并合成了一系列结构确凿的化合物,为企业创新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97年,安静娴当选中工程院院士,成为中国化学制药企业第一个工程院女院士,那一年她69岁,年近古稀。   中国化学制药人心中的道德高峰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安静娴就成了“荣誉专业户”,然而她视名利如浮云。她给党委写信,明确表达不要奖励,不要荣誉,不接受采访,不着书立说。她说,她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共产党员,一个普普通通的制药人。荣誉和利益面前,安静娴总是淡然处之。   安静娴有两个属于她自己的世界,一个是她那间普通寻常的实验室,在那里,看到那些试验仪器乃至瓶瓶罐罐,她就会忘掉自己而融入到属于她的科研王国。另一个是研究院的资料室,那里是她的知识乐园。室内有上万册藏书和上百种各种语言文字的期刊,从这些堆积如山的书籍和刊物中,她翻译了几十万字的资料,编写了上千张索引卡片,为科研人员提供了难得的参考和借鉴的资料。然而,她还有一个精神世界,这就是孜孜不倦、诲人育人、甘为人梯,由铺路石精神而熔铸的奉献世界。   她静静地走了,留下的是一座丰碑。让我们铭记安静娴,一个行业的开拓者,一个时代的道德先锋,一个永远的学习榜样。   本文综合沈阳日报、光明日报等相关报道整理

药学部舞蹈《开门红》喜获我院新春文艺晚会三等奖(芜湖市第)
药学部舞蹈《开门红》喜获我院新春文艺晚会三等奖 龙载硕果辞旧岁,蛇舞祥和迎新春。1月25日下午三点,,“芜湖市第一人民医院新春联欢会”在医院十楼多功能厅隆重举行。药学部为联欢会赶排了开场歌舞《开门红》,获得了评委、领导和观众的一致好评,引来观众热烈掌声,最终获得了三等奖的好成绩。   为了搞好这次舞蹈,华慧、汪丽萍、郑晓莹等一批年轻药师都挤出休息时间认真排练、积极参与。   药学部许红主任在看了药师们的演出后盛赞:“看到这些精神饱满、喜气洋洋的表演,我就知道我们药学部药师们的凝聚力、向心力有多么的强!药学部的明天一定会更加辉煌!更加灿烂!

药学人物-药物化学专家彭司勋(芜湖市第)
彭司勋,男,1919年出生于湖南省保靖县,土家族,药物化学专家,药学教育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药科大学顾问,药物化学国家重点学科学术带头人,博导,学位评定委员会主席,中南大学名誉教授。中国药学会理事、江苏省药学会名誉理事长。八届全国政协常委,七届江苏省政协副主席。 1942年国立药学专科学校(四年制)毕业。1950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药学硕士,曾任南京药学院教务长、副院长,江苏省药物研究所所长,江苏省药品内检验所所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一、二届学科评议组成员、药学组召集人;国家发明奖评选委会特邀审查员,国家新药研究与开发领导协调小组顾问;中国医药教育协会副会长;卫生部药典委员会、新药评审委员会委员;国家医药局新药基金评审委员会主任委员,全国高等医药院校药学类教材评审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药学会药物化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医科大学天然与仿生药物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委员,西安医科大学名誉教授;江苏省新药评审委员会主任委员。 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五十余年,是我国药物化学、化学制药专业创建人之一。先后讲授《药品鉴定》、《有机分析》、《药物化学》。1959年主编我国第一本《药物化学》教材,后继续担任各次修订本的主编, 1988 年版《药物化学》评为国家优秀教材,1980年担任国家高等药学教育考察团团长赴法国访问,后又赴英、美、荷兰、北欧、土耳其和日本考察药学教育进行和学术交流。1985年任国家高等药学教育研究协作组组长,主持了多次药学教育研究学术会议,并创办《药学教育》,1933年创办《江苏药学与临床研究》。主编教材和专著五部,担任多种学术刊物的编委和顾问。发表论文150余篇,培养博士、硕士研究生50余名,1989年被评为江苏省教书育人优秀硕士生导师。 1996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先后任“七五”攻关“双苄基喹啉钙拮抗剂蝙蝠葛酚碱”、“八五”公关“计算机辅助药物分子设计”,医药技术创新1035工程“氯苄律定临床前研究”以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异喹啉类化合物的合成与生物活性研究)等课题组负责人。现从事心脑血管药物的研究,重点为作用于钙、钾离子通道的化合物和一氧化氮(NO)的调控剂。“异喹啉类化合物心血管活性研究”,“关附甲素结构改造和构效关系”等研究,发现多种具有开发前景的心血管活性物质,其中氯苄律定(86017)阻滞钠、钙和钾离子通道,具有心律失常作用己完成临床前研究,并申请国内外专利。化合物CPU-23是具有降压活性的新钙拮抗剂,分子模拟提示可能作用于L-钙通道DHP受体,BTHP为一种新的钾通道阻滞剂,它与多种关附甲素衍生物均具有较强的抗心律失常作用。上述阶段性研究成果和“钙调素及其拮抗剂”分别获山东省(1995.、江苏省(1998)、和国家教育部(1993)科技进步奖。近发现化合物ZX-5能促进细胞内NO的释放,选择性地增加眼脉络膜血流,并能阻滞新生血管形成,已申请中国专利(2002年)。1999年获何梁何利科技进行奖,同年被评为江苏省优秀学科带头人。  

春游烟雨富春江 感受千年瑶林风情(芜湖市第)
                           每逢春暖花开、桃红柳绿的季节我院药剂科都会组织全体药师踏青春游,因为这不仅仅可以让大家欣赏大自然的美景,增长见识;更重要的是,能培养同事间互帮互助团结协作的精神,拉动彼此间的情谊,给每个人的心头留下难以磨灭的美好记忆。     今年当然也不会例外啦,2011年5月7日和14日,在科室几位热心药师的用心策划下,在不影响正常工作的前提下,大家分两批参与了瑶琳仙境和富春江漂流二日游活动。     此次行程的第一站是瑶琳仙境,一进洞,大家顿时就被这里的奇异景色吸引住了,五光十彩的灯光照耀着一群群光怪陆离的石笋石柱, 琳琅满目,目不暇接。 整个溶洞长二华里,内分八个大厅,前三个大厅高大宽畅,高约三、四十米。洞顶流水不断下滴,各种奇形怪状的钟乳石,就是由这下滴的流水形成的。流水溶解石灰岩,下滴到洞底石灰岩又析出,经过亿万年,堆积成一个个硕大光滑的巨石,有的像钟,有的像乳,有的像罗汉,有的像石笋,形状各异,任人想像。有的钟乳石从洞顶垂吊下来,形成石头帷幕。 有的钟乳石上下连接,形成一个个顶天立柱。自然造化的鬼斧神工,令人赞叹不已。洞内起伏不平,人工凿出一条条台阶。人们在这石林中东折西转,忽上忽下,如在迷宫中摸索前进。正所谓:怪石林立,妙不可言!     第二天的行程是富春江漂流。行船在富春江上,你会感到她是那样的宁静。在这几十里的水面上,你看不到丁点儿惊涛骇浪,听不到雷鸣般的或哗哗的喧嚣的流水声,“浪遏飞舟”,“临流鼓棹,帆飞若驰”的景象已不复见。由于电站建成,江水仅有的那点野性、活泼劲顽皮劲也被束缚住,益发浪敛波平了。你看到的只是一江慢悠悠的流水,象一位美丽的少女在轻轻地散步,象一位古稀老人在慢慢地踱步。水面上来来往往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舟舸,顺流的逆水的,象动画一般悠悠飘来荡去,极为舒心自在、惬意。“鸥鸟亦知人意静,故来相迈不相亲”。在厌倦、烦躁了现代都市生活的嘈杂、喧嚣和污染后,富春江的幽静、美丽、清新,格外让人舒心快慰。     下午2时,大家带着对秀美风光的留恋依依不舍踏上了归途。大巴车满载歌声和欢笑,顺利抵达芜湖。大家纷纷表示,参加此次春游,不仅缓解了压力,放飞了心情,而且更增加了科室的凝聚力真是受益匪浅啊。

巾帼药学人物--屠呦呦,距离诺贝尔奖最近的中国女人(芜湖市第)
      屠呦呦,女,1930年12月30日生,药学家,中国中医研究院终身研究员兼首席研究员,青蒿素研究开发中心主任。1980年聘为硕士生导师,2001年聘为博士生导师。多年从事中药和中西药结合研究,突出贡献是创制新型抗疟药———青蒿素和双氢青蒿素。2011年9月,获得被誉为诺贝尔奖“风向标”的拉斯克奖。这是中国生物医学界迄今为止获得的世界级最高级大奖。   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屠呦呦一直隐藏在巨大的“集体”中。2011年9月23日,在纽约举行的美国拉斯克医学奖的颁奖大会上,这位满头卷发、戴着眼镜的女科学家将一座金色的奖杯高高举起时,在地球的另一侧,好奇的中国民众才第一次看到了这张陌生的面孔。   可她却成为第一个获得拉斯克医学奖肯定的中国人。作为美国最有声望的生物学奖项,拉斯克医学奖一直被业内誉为“美国诺贝尔奖”。从奖项设立至今,获得拉斯克奖的300多人中,有80余位后来获得了诺贝尔奖,因此拉斯克奖也被誉为“诺贝尔奖的风向标”。   无怪乎外界评价屠呦呦是“距离诺贝尔奖最近的中国女人”。评审委员会将2011年度临床医学研究奖颁发给了这位中国科学家,以表彰她在研发抗击疟疾药物方面作出的贡献。   “屠呦呦领导的团队,将一种古老的中医治疗方法,转化为今天最强有力的抗疟疾药。”拉斯克基金会在获奖人介绍中评价说,“已有数亿人因此受益,未来这一数字还会不断增长。”   颁奖典礼上,台下观众向这位老人报以热烈的掌声,可在中国,这位“无博士学位、无海外留学背景、无两院院士头衔”的科学家,却并没有获得太多的认可。当她凭借40多年前的研究成果,第一次被推到台前时,这位81岁的科学家的感言仍然带着集体主义的烙印。   “荣誉不是我个人的,还有我的团队,还有全国的同志们。”屠呦呦说,“这是属于中医药集体发掘的一个成功范例,是中国科学事业、中医中药走向世界的一个荣誉。” 一场“军民联合的大项目”   如今,屠呦呦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当年参与的研究工作,是一场“军民大联合的项目”。   “当时大家都是很协作,不分彼此的。”这位耄耋之年的科学家回忆说。   1967年5月,为了研发抗击疟疾的药物,中国启动了一项名为“523项目”的秘密军事科研任务。有来自全国60多个单位的500名科研人员参加,屠呦呦就是其中的一员。   作为全球流行的重大传染病之一,疟疾在数千年的人类历史中一直是一片挥之不去的阴影。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显示,目前占世界人口一半的大约33亿人处于罹患疟疾的危险之中,每年约发生2.5亿起疟疾病例和近100万例死亡。当疟疾的致病原虫以蚊子为媒介进入血液之后,它不仅会引起发烧、头痛和呕吐,而且会通过中断体内关键器官的血液供应,很快威胁到患者的生命。   19世纪,法国化学家从金鸡纳树皮中分离出抗疟成分奎宁。随后,科学家人工合成了奎宁,又找到了奎宁替代物——氯喹。20世纪50年代,WHO启动了一场旨在根除疟疾的计划,通过氯喹类药物的大范围使用,疟疾疫情的确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但药物滥用却引发了新的问题:进入60年代后,在很多地方,疟原虫产生了抗药性,疾病治疗陷入了困境。   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研究员李英在一篇文章中回忆说,1964年,美国出兵越南后,越美双方都因疟疾造成严重减员,双方都开始寻求治疗疟疾的全新药物。其中,美方为了解决问题,联合英、法、澳大利亚等国的研究机构,开展新抗疟药的研究;越方则寻求中国帮助,按1967年5月23日的成立日期,代号为 “523”的绝密项目应运而生。   这一诞生于“文革”初期的科研项目带有浓郁的时代特色:“全国523小组”由当时的国家科委、国防科工委、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化工部、中国科学院6个部门组成,北京、上海、广州、昆明、四川、广西等地区还专门成立了“523办公室”。   由于处于“文革”时期,部分资深科研人员只能“靠边站”,1969年,当时还是中医研究院初级研究员的屠呦呦被任命为“523项目”研究组的组长。   “我当时是很下意识地接受了组织交给我的任务。”在美国媒体的一次采访中,屠呦呦说。   现任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教授周义清也参与了“523项目”。他回忆说,“523项目”分两个组开展抗疟药开发工作:一个是西药组,另一个是中药组。中药组既有科研人员,又有中医,许多赤脚医生在全国各地到处收集民间药方。1970年之后,由于中国已能生产并向越南提供复方化学抗疟药,抗疟药生产供应已不那么紧迫了,项目重点遂转向传统中草药。   当时,39岁的屠呦呦遵循毛泽东主席“中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的指示,开始着手从中草药中发现新的抗疟药。她查阅了大量的古代医学书籍和民间的药方,寻找可能的配方。几年时间,她“几乎把南方的老中医都采访遍了”。   青蒿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进入了她的视野。这种一年生草本植物在两千年前的中国古医书中就有入药的记载。在公元340年间,东晋医书《肘后备急方》中记录了一个“治寒热诸疟”的药方,“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 绞取汁,尽服之”。   两年的时间里,屠呦呦和她的研究组收集了2000多个类似的药方,从包括青蒿在内的200种草药中获得了380多种提取物。很快,他们开始在感染疟疾的老鼠身上进行实验,评估这些提取物的确切药效。 所有的作者和研究人员都隐去了名字   直到今天,西方科学界对中国这个40多年前的研究项目仍然充满好奇。在与中国“523项目”同期的研究中,美国的科研人员筛选了20多万种药物,但始终没有在氯喹类药物之外取得新的发现。   不过,因为特殊的历史,“523项目”只有少数几篇相关论文得以发表,很多研究的细节至今仍笼罩在神秘的气氛中。   同样参加了“523项目”的李英回忆说,当时,研究人员都知道,要解决抗药性的疟疾,最关键的问题是要寻找与已知抗疟药结构完全不同的有效化合物。研究人员从中药常山和仙鹤草中都找到了对疟疾有治疗作用的提取物,但它们或者毒性大、副作用剧烈,或者治疗不彻底、病情复发率高,都无法达到理想的效果。   屠呦呦却把目光转向了青蒿。她的研究小组在大量实验后发现,一开始,青蒿对疟疾的抑制率相对较高,能达到68%。可在之后的重复实验中,这一药效却没有重复出现。   回忆起古人的记载中并没有采用传统的煎煮方法,而是将青蒿泡在水中后“绞取汁”,屠呦呦突然意识到,高温煮沸的过程可能会破坏有效成分的生物活性。为此,她重新设计了提取过程,将原来用作溶液的水替换为沸点较低的乙醚,这才获得了更有效果的提取物。   为了确定药物对人类的有效性,她和研究组的成员甚至充当了第一批志愿者,“以身试药”。   “我们需要尽可能快地证明这种好不容易发现的治疟药物的临床效果。”回忆起当年的行为,屠呦呦说。   1972年3月举行的“523项目”会议上,屠呦呦在主题演讲中报告了这种被命名为191的中性植物提取物。其后,关于青蒿的研究不断取得进展。屠呦呦小组的研究员倪慕云和钟裕容成功获得了提取物的结晶“青蒿素II”,两年后的一次座谈会上,屠呦呦第一次公开提出了青蒿素II的分子式。   其他研究组也有了同样的进展。山东寄生虫病研究所与山东省中医药研究所合作提取了抗击疟疾的有效单体“黄花蒿素”,云南省药物研究所也获得了同样有效的“黄蒿素”。直到1974年年初,北京、山东、云南三地所提取的药物才被初步认为是“相同的药物”。   这些同步进行的研究在40年后的今天引发了成果归属的巨大争议,可在那个讲究集体的年代,一切似乎都合情合理。1979年,当关于青蒿素的第一篇英文报道发表时,所有的作者和研究人员都隐去了自己的名字。当时,已有2000名疟疾患者得到了这一全新药品的医治。小规模对比研究显示,相比于之前国际通用的氯喹类药物,青蒿素的药效更快,而且没有副作用。   “当年就是这样,只要事情做成了就很欣慰。”屠呦呦说。 “荣誉属于中国科学家群体”   相比庞大的“523项目”,屠呦呦个人更加不为人所知。简历上的信息只有寥寥数语:1951年考入北京大学医学院药学系,毕业后分配工作至卫生部中医研究院,1979年,任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副研究员,6年后,55岁的她成为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研究员。   在老同学的回忆中,人们才能找到这位科学家更为清晰的形象。她小时候长相“蛮清秀”,梳着麻花辫,可生活上却特别粗线条。上学的时候,她的箱子常常收拾得乱七八糟;结婚之后,她家务事不太会做,买菜之类的事都要丈夫帮忙。有一次坐火车外出开会,她想在中途停靠的时候下车走走,结果竟然忘了按时上车,被落在了站台上。   除此之外,在公开的资料中,除了几位同样参与“523项目”的研究人员,很少有人会提起屠呦呦。即使青蒿素的研究曾经获得国家发明二等奖,并且在中国香港和泰国都获了奖,也很少有人去探究,这些“集体荣誉”的背后,每一位研究人员的努力。   终于,拉斯克医学奖的评选将这位年迈的科学家第一次推向了幕前。两周前,当评选结果刚刚揭晓时,记者们在很长的时间内,竟然完全联系不到这位从未引人注意的学者。   北京时间9月24日2时,81岁的屠呦呦登上了2011年度拉斯克医学奖的领奖台。这一奖项始于1946年,共有基础医学、临床医学和公众服务三个奖项,旨在表彰在医学领域作出突出贡献的科学家、医生和公共服务人员。屠呦呦获得了本年度的临床医学研究奖,这是迄今为止中国生物医学界获得的世界级最高奖项。   斯坦福大学教授、拉斯克奖评审委员露西·夏皮罗为屠呦呦致颁奖词。她说:“屠呦呦的这一发现,缓解了亿万人的疼痛和苦恼,在100多个国家拯救了无数人的生命,尤其是儿童的生命。”她同时称赞,青蒿素的发现很大程度上归因于屠呦呦及其团队的“洞察力、视野和顽强信念”。   在这位美国科学家的右侧,来自中国的屠呦呦与另外两位获奖者并排坐在主席台上,背后立着一面五星红旗。   当屠呦呦走上主席台,发表自己的获奖感言时,这位头一次面对公众的科学家并没有露出太多表情。她摘下自己的老花镜,拿起准备好的稿子认真念道:“在青蒿素发现过程中,古代文献在研究最关键时刻给予我灵感,……相信努力开发传统医药必将给世界带来更多的治疗药物。”   “屠呦呦教授是一个很优雅的人,总是保持笑容。”拉斯克基金的负责人评价说。   《纽约时报》援引世界卫生组织的评论,称赞青蒿素是消灭疟疾的“首要疗法”;著名学术期刊《细胞》则刊文指出,在基础生物医学领域,许多重大发现的价值和效益并不在短期内显现。但也有少数,它们的诞生对人类健康的改善所起的作用和意义是立竿见影的,“由屠呦呦和她的同事们一起研发的抗疟药物青蒿素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   在第一次由个人获得的荣誉中,屠呦呦获得了25万美元的奖金,以及一个象征战胜疾病和死亡的萨莫色雷斯有翅胜利女神像。当然,也有争议随之而来,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者”说,将集体功劳归于一人,“不公平也不合理,与历史不符”。   讲求集体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可对于屠呦呦,似乎并非如此。“这个荣誉不仅仅属于我个人。”在最近一次接受采访时,屠呦呦说,“这是中医中药走向世界的一项荣誉。它属于科研团队中的每一个人,属于中国科学家群体。”

关于我们 | 经典案例 | 联系我们 | 宣传合作 | 付款方式 | 使用帮助 | 招聘精英

药学之窗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邮箱:WinPharm@126.com 联系电话:0553-3288518 3816058
声明:网站内容仅供学术交流和参考,不作为医疗诊治的依据
网站备案:皖ICP备10206150号-5